大公產品

首页 > 新闻 > 正文

?商界領袖們,請與市民一起對亂港勢力說不\龔之平

時間:2019-08-06 04:23:38來源:大公報

  香港陷入回歸以來最嚴峻的政治危機,一場企圖奪取管治權的「顏色革命」正在上演,「一國兩制」面對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。每一個熱愛香港的人?#23478;?#25402;身而出。不論是打工仔還是工商界人士,大是大非面前容不得半點含糊。守護家園,抵抗暴力,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  過去的九個星期,亂港勢力一步一步將香港推向暴力的深淵。觀乎亂港勢力的策略,無外乎一哭、二鬧、三上吊。一哭,就?#21069;l動大規模遊行,誤導國際輿論,「引洋兵入關」?#28145;A香港內部?#32862;眨?#20108;鬧,就是黑衣暴徒日以繼夜發動暴力衝擊,警察總部、立法會、?#26032;?#36774;大樓無一幸免,國徽遭塗污、國旗受侮辱,港九新界全面開花,處處狼煙;三上吊,即眼見煽?#21360;?#32631;工、罷市、罷課」失敗,便癱瘓交通,摧毀經濟,將每一位香港市民都捲入其?#23567;?#20107;實在在證明,亂港勢力所謂的訴求都不過是欺騙群眾和輿論的藉口而已,真實的目的就是「顏色革命」,奪取特區管治權,直至將香港分裂出去。

  必須指出,香港再亂下去,所有人都將是輸家。不論身家有多少,也不論過去有多大的光環,在香港面臨前所未有的危險境地之下,如果繼續以這種「曖昧」的態度應對,不願承擔應有的責?#21361;?#20063;不願向暴力說不,甚至公然與政府及警方切割、阻撓警方執法、討好暴徒,則再大的家業、再大的名氣,終將成沙灘上的城堡,必然會被海浪沖成流沙。香港不需要「騎牆」的資本家,更不要沒有社會責任感的「兩面派」,要的是敢於承擔的社會領袖!

  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

  香港正處在治與亂的十字路口,再往前滑一步就是萬丈深淵。正如特首林鄭月娥指出,極端勢力挑戰國家主權,踐踏「一國兩制」,企圖以玉石俱焚的方式將香港推向不歸路,將七百萬市民的穩定生活押上做賭注。果如此,則香港人人都是輸家,而且家大業大的工商界必定淪為最大的輸家。

  不在沉默中爆發,就在沉默中滅亡。值此香港生死存亡之際,沉默的大多數不再沉默,愈來愈多市民站出來守護家園,在港鐵車廂、在街頭、在商場、在巴士、在餐廳,在任何一個暴徒肆虐的場合,都有正義市民勇敢發聲,而在尖沙咀一家商場懸掛的國旗被扯下並拋落海中後,有市民於凌晨時分自發升旗並唱起國歌,此時此刻,這歌聲雖不雄壯卻格外令人動容。同樣令人感動的是,不少工商界人士亦拍案而起。上月舉行的守護香港集會有三十多萬人冒雨出席,其中包括一眾工商界人士,表達了「香港是我家,一起守護她」的拳拳之心。

  法治是自由的基石,穩定?#21069;l展的前提。香港能成為舉世矚目的國際金融中?#27169;?#24392;丸之地」富豪雲集,湧現多位在國際財富排行榜位?#27599;?#21069;的大企業家,歸功於香港的法治環境,獲益於國家的改革開放,可以說,工商業界是香港現行制度的最大既得利益者。如今香港風雲變色,禮崩樂?#27169;?#40657;衣暴徒無法無天,想衝擊就衝擊,想暴動就暴動,想打人就打人,盡情釋放人性的醜陋。香港已不再是原來的香港,國際形象備受打擊,營商環境不斷惡化,打工仔固然冇啖好食,商家更是首當其衝。

  面對不公 挺身而出

  商家一向講究長袖善舞、八面玲瓏,不輕易對政治問題表態,不輕易得罪任何一方,在社會高?#20154;?#35010;的情況下更是低調再低調。然而,形勢比人強,不管如何與世無爭,如何明哲保身,在當前亂局中誰也無法置身事外。須知亂港勢力搞的所謂革命,就是顛覆,就是砸爛現有秩序,加上香港一向強烈的仇富情緒,「地產黨」形象多有爭議,明哲保身恐怕只是一廂情願。相反,你愈是躲避,愈是被視為軟弱可欺,愈是惹禍上身。早前有暴徒在沙田的商場以血腥暴力衝擊警察,遊客避之不及,居民怨聲載道,若情況持續,還會有人來光顧消費嗎?還會繼續悶聲發大財嗎?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,香港?#27762;?#28138;了,「一國兩制」都不保了,生命安全?#26143;?#38627;保,遑論身家財富?

  ?#25954;?#22827;路見不平處,磨損心中萬古刀」。面對不公平、不公義,山野村夫都會出手相助,何況事業有成的商界?四大古代文明中,獨中華文明延存至今,最重要的就是擁有「天下興亡,匹夫有責」的民族精神。春秋時期,強大的秦國對鄭國虎視眈眈,曾派大軍前往偷襲,鄭國商人弘高意外發現秦國大軍,他一邊派人向國君報告,一邊準備了十二頭牛及一些酒肉布帛來到軍營,佯稱鄭國國君知?#29436;?#36557;遠道而來,一路上風餐?#31471;蓿?#29305;地派他來犒勞。秦軍以為行蹤暴露,鄭國必有防備,只好無功而返。弘高拯救了鄭國,憑的不是十二頭牛,而是過人的勇氣與智慧。抗日戰爭時期,多少商家捐身家赴國難,可歌可泣,南洋華僑陳嘉庚更是其中表表者,毛澤東及鄧小平都為他題詞「華僑旗幟,民族光輝」。一九九〇年,國際小行星協會將一顆小行星命名為「陳嘉庚星」,表達對他的崇敬。

  也有相反的例?#21360;?#26377;些商人?#25239;?#30701;淺,不是大發國難財,就是對民族危機視而不見。當年歐洲人包括商界在內對納粹德國的倒行逆施聽之任之,姑息養奸,最終是二戰爆發,商家也難免滅頂之災。二戰後,有一首著名的懺悔詩流傳至今天:「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,我不說話,因為我不是共產黨;後來他們追殺猶太人,我不說話,因為我不是猶太人;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,我不說話,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……最後他們奔我而來,已經沒有人替我說話了。」

  英法的一味綏?#31119;?#24503;國人的忍耐沉默,造就了納粹。如果在希特勒露出獠牙的第一天,歐洲人、德國人就奮起反抗,?#25001;F出道德勇氣,就不會有後來的巨大人道災難,?#19978;?#27511;史沒有「如果」。

  財富既大 責?#25105;?#22823;

  以史為鏡,可知興替。今時的香港,黑衣暴徒及幕後黑手所幹下的暴行,足以令人警惕。誠然,絕大部分香港人絕對不接受暴力,不容忍動亂,商界人?#23458;?#26222;羅市民一樣,私下對暴行也是義憤填膺,對現狀也是痛心疾首,對未來也是充滿焦慮,但由於種種的顧忌,尤其是擔心槍打出頭鳥,往往沉默以對。即使利益受損,仍然保?#20540;?#35519;,不僅不敢公開譴責暴行,甚至怪罪於警方「多事」,不歡迎警方進入旗下物業執法,想當然地以為,只要處處謙和,事事忍讓,就能在亂世中避過一劫。

  如此想法,何其天真!殊不知這樣做無異於發出極其錯誤的信息,令暴徒以為只要人夠多就可以為所欲為,橫行天下。甚至乎,亂港傳媒將商界一些人的忍讓怕事,視為對暴行的認同,刻意誤導輿論之餘,亦作為向警隊、特區政府及中央施壓的籌碼。

  一言以蔽之,對邪惡的容忍,就是對?#23631;?#30340;殘忍;在暴力面前沉默,必然禍及自身。事關「一國兩制」的存廢,大是大非面前,最後的關鍵力量,在於每一個人?#23478;?#22823;聲地對亂港勢力說不,而商界領袖更要身為表率。商界人士愛港之心毋庸置疑,且德高望重,為香港之股?#29275;?#26356;是意見領袖,影響力遠較一般市民為大,何況部分商界人士還掌握輿論平台。財富愈多,責任愈大,商界過去每每在香港緊要關頭發出自己的聲音,今次更要勇敢地發聲,對暴力說不,對暴徒說不,為遏止亂象出一分力。

  商業無國界,但商人有祖國。香港被譽為一塊福地,只有守護這塊福田,才能保障經濟繁榮與社會穩定,進而保障商界的切身利益。

最新要聞

最新要聞

最受歡迎

恋曲1980官网